当前位置: 深圳新闻网首页>深圳新闻>深圳要闻>

珠三角出租车服务乱象:司机坦言传统出租车到了改革时候

条评论立即评论

珠三角出租车服务乱象:司机坦言传统出租车到了改革时候

分享
人工智能朗读:

对于以交接班名义拒载,黄师傅坦言,出租车交接班时,确实不方便运载乘客,即使是他遇到这种情况,如果乘客的目的地和自己交接班的地方南辕北辙,也只能婉拒。

原标题:珠三角出租车服务乱象 | 司机坦言传统出租车到了改革时候

南方网2019年9月12日讯 上周,南方日报连续刊发《出租车服务乱象何时休》各市深入排查,立即整改!》两篇报道,曝光珠三角地区出租汽车行业服务乱象,促使各市迅速排查整改。随后,伴随着整改工作进行,南方日报记者走近我省多名来自基层的出租车司机听取心声,希望了解他们对存在服务乱象的观感,以及对解决问题的看法。

▶▷“建议改革份子钱的收取方式”

“大多数出租车司机都遵纪守法、文明运营,违法违规运营的只占少数。”广州巡游出租车司机黄师傅对服务乱象深有感触。

对于以交接班名义拒载,黄师傅坦言,出租车交接班时,确实不方便运载乘客,即使是他遇到这种情况,如果乘客的目的地和自己交接班的地方南辕北辙,也只能婉拒。

“但这不能成为拒载乘客的理由。”他说,“如果司机真的是去交接班,就放交接班暂停服务的牌子,看到乘客招手也不要停,直接去交接班就好了。”他认为,一些出租车司机之所以在交接班的途中还会希望顺路载乘客,主要是抱着侥幸的心态,想着多赚一笔是一笔,却不料给乘客带来了不好的体验。

“司机想多赚钱可以理解,但应该合理、合法、合规。”黄师傅说,“巡游出租车司机要交的份子钱还是挺高的。以我为例,我入行已有5年多,最开始每个月要向出租车公司缴纳份子钱7000多元。后来传统巡游出租车行业受网约车冲击,很多司机转行驾驶网约车。为了留住司机,出租车公司才逐步降低了份子钱的数额。”

黄师傅说,即使如此,他每个月要缴纳的份子钱依然有6000元,算上油费、车辆保养费等,测算每天营业额至少要达到350元以上才能保本。他形容说:“每天早上一睁眼,就欠人家300多元。”

他还以白云机场部分出租车司机拒载的情况举例,“我们一般要在机场等2个小时左右,才能拉到一名乘客,可如果遇上这个乘客是短途,不去市区,那就有点不划算了。遇上短途乘客时,有些脾气不好的司机会向乘客抱怨,但还有一些司机就会直接拒载,触犯了规则。”

他说,虽然司机是出租车公司的员工,但实际上也和个体户一样,需要自负盈亏,有的出租车公司虽然会给司机交纳社保,但这笔钱也都算在了每个月的份子钱里。

“治理出租车不文明服务问题迫在眉睫。出租车是城市服务的窗口,服务质量事关城市形象、文明风气以及出租车本身行业的发展。”黄师傅建议,希望能改革现在份子钱的收取方式,改为从司机营业额中抽成的方式收取。

他同时也提出,在出租车乘客座位安装技术装置,当有乘客上车落座,车辆就可以开始自动计费,这样能避免司机通过不打表的方式来规避份子钱抽成的行为。“时代在进步,传统出租车到了改革的时候。”

▶▷“建议允许巡游出租车动态加价”

深圳市深港汽车出租有限公司司机陈传魏开了20年的出租车,见证了出租车管理服务不断提升的过程。

2010年,全国首批纯电动巡游出租汽车在深圳投入运营。截至去年底,深圳出租车基本实现纯电动化。车内搭载智能终端,可以实现精准计程计时、全时全景视频监控、人脸识别精准认证和多元电子支付等功能。“以前监管不到位,威慑力不够,现在依靠科技手段,只要有乘客投诉,有关部门取证非常容易。”陈传魏说,“一旦核实存在议价、拒载等违法违规现象,司机会进入‘黑名单’,在珠三角9市都开不了车,这是条红线。”

“车载智能终端有个按键设置,当开启顺风模式的时候,就表示到了交接班的时间,出租车挡风玻璃显示屏会出现往罗湖、福田等不同区域字样,表明司机交接班的地点。同方向的乘客可以放心拦车,乘客和司机都开心,避免司机以交接班为由拒载。”陈传魏说。

有件事让陈传魏记忆犹新。有一年春节,一名刚来深圳开车的司机,按照之前在外地开出租车的习惯,载客的时候加价,被乘客投诉。司机被罚款,并记了一次违章。当时,被罚司机抱怨说:“逢年过节,别人加班都有三倍工资,为什么出租车司机不能多收钱?”这种想法,好像合情,但却不合规。

“跟网约车司机对比以后,有些出租车司机心里更加不平衡。”陈传魏说,遇到恶劣天气、上下班高峰期等特殊时间,网约车可以动态调价上涨,但出租车不行。此外,网约车平台从每单中提取服务费,而出租车平台是每天交150元左右的“份子钱”。“尤其是春节,深圳出租车载客率本就不高,容易产生议价、拒载等行为。”

陈传魏建议,是否可以改革巡游出租车价格机制,在特殊场站、特殊时段允许规范地动态加价,提高司机的收入。

他坦言,如今全程监控后,违章问题的确是少了。然而,还是有些难题长期存在,需要引起重视。

首先是“停车难”。路边划了实线的地方,就不能停车。然而,乘客上下车的时候,经常路边有实线,司机一不小心就成了违章停车。“每次靠边停车的时候,都要催促乘客快上快下。”

其次是“如厕难”。公共卫生间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还没有停车位。“有些司机没办法,只能找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在路边解决。”陈传魏说,以前还可以去加油站,但后来加油站不少区域画了黄方格,不让停车。换成纯电动化出租车后,也不用去加油了。“这么热的天,我也不敢多喝水,上班期间就只能喝一瓶500多毫升的矿泉水,中午吃饭和下午充电的时候上个厕所。”

此外,还有“吃饭难”。“我们开车赶时间,基本是在路边小餐馆吃午餐,但这些地方往往也没有停车位。”陈传魏建议,能否考虑在公共场所划出一些出租车车位,方便司机临时停车,解决如厕、吃饭等问题。“深圳在路边设置的‘宜停车’泊位,出租车可以免费停半个小时,不限次数,这对出租车很友好。”

▶▷“多解释一下,司乘双方会互相理解”

从1999年开始,廖新民从湖南老家来到深圳开出租车,至今已经20年。他在多年从业中感受到了许多变化,也变得越来越平和。“我基本没有接到过什么投诉。如果自己有事或者交接班赶路,看到有客人招手我会停车,跟他们解释一下现在为什么不能载客。多解释一下,司乘双方会互相理解。”

廖新民说,行业内把交接班看得很重,大家都尽量不迟到,如果迟到会跟对方私下约定,迟到1小时给对方补贴60到100元不等。“因为我迟到占了别人开车的时间,让别人少做几单生意,肯定不好的。”

“一些时候,也有误会存在。”廖新民说,有的巡游出租车司机接了网约车的单子,看到有乘客招手也载不了客,会被误认为有意拒载,引起乘客的不满。“跟乘客解释一下就好多了。消除误会,这是我喜欢跟乘客解释的原因。”

对于一些“不打表”的情况,廖新民说,有的是跑城市之间的长途,打表就不划算了。打表的价格可能还不够回本,司机可能就会提出议价。“按规定,这样是不行的;按表价走,又亏损了。”廖新民一语道出了司机的“难”。

现在,廖新民越来越感受到互联网时代下“生意难做”。自从网约车平台兴起后,传统出租车的生意便越来越淡。廖新民称,现在一天生意好的时候能有二十多单,不好的话就只有十几单,一个月下来,扣掉租车费、电费、吃饭等开支,收入只有四五千元。

廖新民告诉记者,很多出租车师傅都是12小时工作制,每天睡眠时间在五六小时,压力很大。他自己常常早晚班两班倒,如果是早班,早上4时多就要起床。“我们会趁着给车充电的时候休息一下,好多充电站里都看得到司机在睡觉。很多司机只有在充电的那40分钟至1个小时,才舍得花时间去吃饭。”

充完“电”,他们又继续上路了。

【记者】李强 汪棹桴 汪祥波 陈伊纯

【统筹】洪奕宜

[见圳客户端、深圳新闻网编辑:刘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