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深圳新闻网首页>深圳新闻>深圳要闻>

初中生义工时数制试行近一年 义工名额为何这么难抢?

条评论立即评论

初中生义工时数制试行近一年 义工名额为何这么难抢?

分享
人工智能朗读:

2018年10月23日,深圳市教育局发布《深圳市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表现评价方案(试行)》,要求学生在初中阶段的前5个学期都要参加义工或公益活动积累服务时长。不甘落后的家长纷纷行动起来,给孩子报名义工活动。

原标题:初中生义工时数制试行近一年你的“功课”做好了吗

组图:学生义工在地铁接受培训。

学生义工在地铁指导乘客购票。

学生在深圳书城做义工。

晶报2019年09月12日讯 刚开学不久,福田区一所中学初一新生瑶瑶的妈妈陈女士就发现,同龄孩子的家长朋友圈里已经晒出了各种义工活动照片,“我女儿已经埋怨我落后了,别人已经开始做义工了。”于是,她赶忙注册了深圳义工。

2018年10月23日,深圳市教育局发布《深圳市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表现评价方案(试行)》,要求学生在初中阶段的前5个学期都要参加义工或公益活动积累服务时长。不甘落后的家长纷纷行动起来,给孩子报名义工活动。

政策发布将近一年,孩子们投身公益活动的体验如何?晶报记者实地作了调查——

现状:

中学生义工,名额紧张不好“抢”

“这个暑假一路走来做义工,抢义工活动,还得担心时数录入问题,真的把我们家长都累坏了!”南山一所初中的初二学生家长袁女士感慨地说。

袁女士的孩子9月刚刚升入初二,直到上个学期的尾声,她和孩子班里的家长们才从学校和孩子口中得知,初一年级的学生,需要在8月25日,也就是暑假结束前,积满24个小时的义工工时,才能在2018年开始试行的深圳市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表现评价方案中为思想品德评价指标积满4分。

得知这一消息后的袁女士和许多家长一样感到有点不知所措,有些家长从来没有当过义工,有的即便自己当过,孩子也从未注册报名过义工活动。“这个义工可不是随便当的。不是自己做做公益、行行好事儿就可以的,而必须是‘公’义工,就是说必须是深圳义工联或社区服务站或其他组织发起的官方活动,才能为孩子录入服务时长。”一位家长告诉记者,当前,做义工有3种途径:到社区工作站申请、通过各级义工联申请、在深圳义工公众号上报名。

接下来,家长们就忙坏了。虽说深圳的义工活动总的来说不算少,但是适合初中学生做的就比较有限。“由于孩子周末上培训课占用了很长时间,工作日明显时间不匹配,所以暑假到来,孩子们都开始扎推做义工了。”家住南山的学生家长徐女士说:“一旦家长群里有人转发适合孩子做的义工项目链接,名额都会立刻被抢光。”徐女士告诉记者,很多义工项目都有名额限制,有的只需要10-30人,面向全市发布,所以很容易被抢光。“所以我们家长那会儿几乎是时刻盯着手机。”

社区里的义工项目需要的人不多,例如社区图书馆,一天只需要2-3人,而徐女士所在的小区大约有60名初中生需要做义工。“大型的活动我们根本不敢‘抢’,因为涉及到人数众多,孩子的服务时长录入得就会很慢。有的活动结束两个月了,直到8月25日考核截止日,还有孩子的时数没有成功录入,把家长和孩子都急坏了。”有时家长之间也会交流,哪些项目时长录入很快,就会口口相传,相互传授“抢”的技巧。

一个假期下来,徐女士的女儿做了3个项目的义工,一共累积了29.5小时服务时长。医院导诊17个小时,加上在社区图书馆服务和在长者食堂洗碗的十几个小时,总算积满了评价指标最高分所需的时数。徐女士说:“虽然我们对政策还是有点云里雾里,不太了解积满时长对中考有什么帮助,但是我希望只要是能帮孩子做到的,都尽量做到最好。”

缘由:

得分与中考升学录取有一定程度的挂钩

为了弄清家长们手忙脚乱的缘由,记者查阅了教育局网站相关政策公告。

2018年10月23日,深圳市教育局发布《深圳市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表现评价方案(试行)》(以下简称“试行方案”),由各区教育行政部门和市直属各学校组织实施。

试行方案提出搭建“深圳市学生综合素质表现评价信息管理平台”,建立完善的《深圳市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表现评价档案》。确定从思想品德、学业水平、身心健康、艺术素养和实践创新5个方面记录和评价学生在初中三年成长过程中的全面发展和个性特长等情况。5个方面的重要观测点最高得分值均为20分。而在思想品德的标准中提到,每学期参加公益活动、志愿者活动、社区服务等需累计24小时及以上。具体量化方法为,24小时以上得4分,10小时及以上得2分,不足10小时0分。

得分的差异与中考升学录取有一定程度的挂钩,作为高中学校招生录取时的参考:其一是在学业水平考试成绩相同的情况下,综合素质表现评价等级高者优先录取。其二是综合素质表现评价结果,是部分高中学校自主招生录取的重要参考条件。其三是省一级普通高中学校(即除了深中、实验、深外、高级等四大以外的省一级学校)招生录取时,思想品德方面5个学期的总得分不得少于60分。

简单地说,综合素质评价的结果会作为自主招生、优先录取及省一级学校招生门槛的依据。

这对学生来说,意味着最低和最高两个要求。最低要求是,如果希望被省一级学校录取(像南头、宝一外、新安等学校都是省一级),则思想品德方面5个学期的总得分不能少于60分。如果一个学生从来不做义工,他需要保证自己思想品德5个指标中除做义工外的至少3个重要观测点,每个学期都拿到最高分4分,才有可能。

而最高要求则是,如果希望在竞争激烈的中考分数竞赛中,靠综合素质评价分数最终胜出,一个学生则需要每学期参加公益活动、志愿者活动、社区服务累计不低于24小时。

另一方面,记者就综合素质表现评价结果对自主招生录取的影响,查阅了往年自主招生的相关数据。

2019年,深圳公办高中自主招生计划共招400人(深圳中学120人、深圳实验学校70人、深圳外国语学校60人、深圳市高级中学30人、深圳市第三高级中学留学班50人,深圳市第二外国语学校法语、俄语、德语、西班牙语、日语班20人,深圳大学师范学院附属中学50人。较2018年增加了深大附中学校)。而2018年的数据也仅为350人。

这一数字相较于今年近8万人的中考人数,显然是凤毛麟角。这意味着,最终能够选择通过自主招生进入心仪学校的学生仅占全部考生人数的0.5%。绝大部分考生拼的仍然主要是中考考试成绩。虽然自主招生名额极其有限,但对于想拼“名校”的学生及其家长来说,每一个渠道都不能轻易放弃。足够的义工时长,就成了颇想方设法拿到的“垫脚石”。

初一学年已经结束,徐女士女儿班上仍有半数学生尚未积满24个小时义工时长。这门“功课”,对初中生来说并不容易。

建议:

适合孩子的义工项目应适当增加

面对义工积分过程的困难,同样是初二学生家长的袁女士总结了学生做义工面临的三方面问题。她期待着未来的义工活动能够安排得更合理。

“首先是适合中学生做的义工活动资源不足。”袁女士介绍说,目前义工联的很多项目考虑到安全等因素,都有年龄限制,未开放给未成年人或低年龄学生。就像深圳北站地铁站的义工项目,就不对未成年人开放,于是袁女士不得不托人“找关系”,才给孩子找到了足够的义工项目。

其次,她表示,时间也是个问题。目前,学生能够参加义工活动的时间集中在周末和节假日。这也带来了一些问题,“原本十几个义工就能做完的事,义工联应家长要求,将人数限制改为了三四十人,我觉得很多孩子都是应付式地在做这个事。长此以往,就偏离了让孩子做义工的初衷。”她认为,既然很多活动需要学校报名,可以考虑按片区和学校轮流组织去做义工。这样一来既不用“抢”,又可以提高活动质量,还可以合理安排时间和人数,家长也好安排时间陪同。目前袁女士孩子班上的家委会正在商议下学年的义工活动组织计划,并向教育部门提建议,但有关部门尚未有回应。

再者,时数录入的问题也时常困扰着家长。“有时服务结束后一个月都不见时数录入成功,家长看不到结果,焦心是否还要继续做。义工联的活动考核也比较严格,要按要求签到和退出,每一个差错都会影响时数录入结果。既然教育部门要把这个考核加入方案,就应该和义工组织协调好,同时推出更多适合的活动资源和配套辅助。虽然各个义工组织已经尽量放开年龄限制,临时增加了很多活动,但是还是不能满足庞大数量的学生需求。”

归根结底,学生和家长都不希望做义工演变成一种应付差事、有目的的行为,因为那样也就违背了志愿精神的初衷。“如果孩子发自内心,抽出时间服务社会,提高自身价值和社会存在感、责任感,我觉得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但是,如果活动组织、引导、教育方面没有做到位的话,孩子从内心会觉得是在完成学校和老师以及家长布置的任务,当成一种任务的话就会失去应有的意义。”徐女士说。

观点:

做义工不应成为一种压力与任务

志愿服务活动真的那么难“抢”吗?部分专业人士不这么看。

市南山区义工联沙河·尚护河U站项目工作人员龚女士认为,志愿服务只是给大家提供的一个平台、一个参与服务社会的机会。如果家长们把参与志愿服务当成压力,志愿服务的意义就不存在了。

在龚女士看来,《试行方案》其实不仅是教育部门对孩子们素质教育的要求,更是对家长社会奉献意识的培养。她说:“素质教育应该靠引导,而不应成为压力。我们也希望家长能和孩子一起参与到志愿服务中来,而不是在抱怨。义工活动其实不需要抢名额的,但如果家长把孩子保护得过度了,累的苦的志愿服务不参加,没有收益的活动不参加,挑挑拣拣的,哪有那么多如意的志愿服务活动呢?只能造成抢了。”

她举例说,假期义工联为一批初中生组织了沙河·尚护河U站的环保教育课程,培养孩子爱护环境保护地球的意识。开学后,本来以为这批初中生已经完成了24小时服务时长,这周六周日U站就可以安排小学生们的环保教育课程了。“没想到假期组建的初中群里,家长们还是很踊跃地在周末参加活动,后来U站又增加组建了7个初中生微信群。学生们养成了习惯,只要有时间就利用周末去参加活动,这就是一个好的开始,提高了大众对无私奉献社会的行动力和践行力。”

龚女士表示,希望大家都担负起社会责任。她还告诉记者,她对自己的孩子也是从10周岁起,就要求每周至少做一次志愿服务。“这是她来到这个社会后应该做的一件事。孩子要爱社会,要懂得感恩,就要从小开始,这样她才能从小心中装着家、装着国。”

此外,龚女士认为,家长如果怀着功利心理,不仅当不好义工,还会把负面的情绪传递给孩子。“如果家长们细心,应该从小学开始就自上而下引导孩子假期做社会实践。有些文明修养是需要适应期的,方案的落地,还需要进一步的宣传。”

龚女士认为,家长们如果本着凑时数的初衷去做义工,会倍感焦虑。如果能够“佛系”一点对待考评,从培养孩子社会责任感出发,效果和过程都会更加美好。

专家说法

学生义工项目应认真设计

对于教育部门将义工服务纳入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的做法,深圳大学国际交流学院教授王庆国从义工服务设计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思考和建议。

首先,王庆国认为,学生的综合素质考核方案如果要和升学挂钩,就必须要量化。在以往,德育方面的考核没有好的方法量化,常常由家人、邻居或学生本人来评定,不实事求是的情况比较严重。因此,采用义工组织的统一的、有组织的、量化计时的机制,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继而,他认为,在义工时数制度实施以后,未来每年都会有几万名孩子需要去做义工,这就需要义工活动组织者坐下来和家长、专家更多地沟通,给孩子安排什么样的义工项目,要认真研究设计。“什么样的活动适合学生做,同时能帮助社会和需要帮助的人,实实在在地产生多方面的价值。不要变成没事找事干,十分没意义。”他说。

对于义工活动的设计思路,他提出了一些建议。“目前很多老年人在买菜时还是在钱包里一毛两毛地翻找零钱,不会用手机支付。既耽误时间,又没有融入现代化社会。而一些孩子手机、电脑玩得很棒,那么就可以设计义工项目,让一个孩子为十个老人或家庭提供手机、电脑使用指导服务。教他们用手机支付,那就是很好的事情。”

同时,他认为,以往人们对义工的刻板印象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只有爱心的付出。而现在深圳要打造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就要在义工专业水平上上一个层次:“深圳要建设国际化的标杆城市,不少外国人来深观光,这就对我们的服务行业从业者、窗口单位人员英语水平提出了要求。我认为,可以设计义工项目,让英语口语好的孩子,或者大学教授,去给有需要的人提供英语培训,像的士司机,商店、医院收银员。这样,孩子既知道了学习英语的好处,可以教别人,自己的知识水平也能得到提高。”

晶报记者李婷菊实习生刘江楠/文

见习记者李灿彬/图

[见圳客户端、深圳新闻网编辑:刘婷]